藏寶庫 Database > 社會與個人 Society and People > 同性戀社會運動 LGBT Social Movement >

在同性婚姻蛋糕爭議上,我改變初衷的原因


我極不同意「亞設餅店」反對同性戀相愛,但我仍相信這宗歧視判決侵害重要的自由

正如大部份的同志平權推動者一樣,我起初也譴責這間位貝爾法斯特,由基督徒營運的「亞設餅店」,因為他們拒絕為一名同性戀者(Gareth Lee)製作一個寫上支持同性婚姻的蛋糕。去年我在一篇文章上曾支持對「亞設餅店」的法律控告及其後的判決。現在,在上訴前兩天,我改變了想法。雖然我十分希望捍衛同性戀群體,我亦希望捍衛良心、表達及宗教的自由。

故事發生在2014年,當這間餅店說他們不願在蛋糕寫上「支持同性婚姻」及放上平權組織「酷兒空間」的標誌時,他們聲稱這信息違反了其基督教信念。這對我們造成同性戀歧視,這歧視基於宗教產生的恐同偏見。「亞設餅店」相信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人士之間的關係是錯誤的,沒有資格擁有婚姻地位。他們把信念化為行動,並拒絕製作那蛋糕。店主會製作含有慶祝一男一女傳統婚姻信息的蛋糕,也會宣傳基督教組織。這無疑是一個清晰的同性戀歧視嗎?

Gareth Lee控告店主的法律訴訟由北愛爾蘭的平等委員會支持。他們認為餅店的行為觸犯了北愛爾蘭的平等法及就業與對待平等法,法律禁止在產品、設施及服務提供上不同傾向及政見的歧視。去年5月,貝爾法斯特法院宣判「亞設餅店」在以上兩者的歧視中罪名成立,被判向原告人罰款500英磅作賠償。

我極不同意「亞設餅店」反對同性戀相愛及同性婚姻,也支持對店主的抗議。他們自稱為基督徒,但耶穌從未譴責過同性戀,而歧視不是基督教價值。我個人認為,「亞設餅店」的宗教理由是神學上不成立。然而,經過反思後,我認為法院懲罰「亞設餅店」是錯誤的,而我早前支持法院決定也是錯誤的。

今次挑戰「亞設餅店」的訴訟是動機良好的,可以挑戰恐同症,但我作為北愛爾蘭長期的同運支持者,我沉痛地說,這一步過份了。平等法的目的是保護人民免受歧視,提供公共服務的商業機構有法律責任這樣做,不能作基於種族、性別、信仰及性傾向的歧視。

可是,法院錯誤地宣判原告人因性傾向及政治意見被歧視。

他的蛋糕請求被拒絕不是因為他是個男同性戀,而是因為他要求的信息。沒有證據顯示他的性傾向是「亞設餅店」拒絕這生意的原因。雖然如此,法官Isobel Brownlie說拒絕支持同性婚姻口號的是犯法的,這是間接的性傾向歧視。在政見歧視的問題上,這位法官說「亞設餅店」基於原告人支持同婚姻的信息而婉拒對他的服務。法官說:「如果原告要求的是寫上『支持婚姻』或『支持男女婚姻』,我毫不懷疑店主會提供這樣的蛋糕。」所以,法官總結指出,店主拒絕提供支持同性婚姻字眼的蛋糕,使他受到更差待遇,這是違反法律的。這次判決訂立了一個令人憂心的先例。北愛爾蘭基於政見的反歧視法是在幾十年的衝突處境中形成的。法律的設計是為了解決因政見而拒絕提供工作、住屋及服務做成的分化。此法從來不是用來強迫人宣傳他們不同意的政治理念。

法官總結,即使他們的良心反對,服務提供者需要協助任何「合法」的信息。這引起一個問題:穆斯林印刷公司是否有責任出版穆罕默德的卡通?或猶太人出版否定大屠殺人士的言論?或同性戀餅店店主接受帶有恐同辱罵的蛋糕?如果「亞設餅店」的判決成立,舉例來說,這會鼓勵極右份子要求餅店及其他服務提供者協助提倡反移民或反穆斯林的言論。這會使商業機構不能拒絕設計或印刷有頑固信息蛋糕。

我認為,要求商業機構協助提倡他們良心反對的理念是侵犯自由。針對人的歧視應是違法,但針對理念的不應如此。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feb/01/gay-cake-row-i-changed-my-mind-ashers-bakery-freedom-of-conscience-religion



關鍵字 Keywords: 同性戀 Homosexuality , LGBT LGBT , 女同性戀 Lesbian , 男同性戀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同性戀運動 LGBT social movements , 歧視 discrimination , 性傾向歧視條例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SO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