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寶庫 Database > 婚姻與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 同婚家庭 Same-sex Marriage >

別把論述築在傷口上──不育與同性婚姻

對於別人說三道四,甚麼「若我不支持同性婚姻,就必須否定自己的婚姻」,我愈來愈感厭倦。這樣說並非太太和我做了什麼不見得光的事,而是因為一個我倆身不由己的事實:持續不育。

我們與許多無後夫婦一樣,常常被當成辯論話題,感到輿論窮追猛打。在同性婚姻爭議出現以前,不育向來沒惹起很大爭。現在支持傳統婚姻會提到男女關係的獨特之處,是具有自然生育後代的能力。考慮到那有可能出生的兒童成長的好處,婚姻發揮加強夫妻二人關係穩定的作用,這樣做是為了會的整利益

最爭議是,如果兒童是婚姻制度的緣由,為何要認可不育夫婦的婚姻?為何不按柏拉圖對法律的見解,取消不育者的婚姻關係?或再問,為何認可不育者的婚姻,卻不認可同性關係為婚姻?難度國家和社會就不能把同性伴侶換為不育夫妻般同樣看待嗎?

或許這些都說得通,但對於有血有肉的不育夫婦來說,卻很離地。現實裡不育夫妻月復月地等候永不來到的孩子,須要面對許多艱難和哀傷。

有種痛 不為人知

活在浪漫主義年代,夫婦不育根本是無足輕重。他們成為了沉默的一群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宗教和政治對不育沒有劃一評價,同時也因為不育的痛苦是極私隱的事。絕少人公然透露折騰人的醫療過程和所帶來的絕望,還有其中一連串疑惑:絕少人不顧情面地戳破一對夫婦的不育情況,到底是現代醫學論述的一面之詞,還是承認醫學科技有限制。

太太和我就是在這種沉默中經歷過知悉、期待、絕望、接納。我們曾渴望得到孩子,即使當時肩負債務和長工時的擔子,也下定決心會撫養他。我們二十多歲已結婚,從沒避孕。過了一段時間就發現問題,於是展開一連串使人尷尬和痛苦的醫療檢查。多年一直不能懷孕,一直沒有醫生找到原因,,多款受孕藥和手術無濟於事。考慮到倫理問題,我們決定不使用人工受孕或代理孕母。

到三十歲,還未知道沒有孩子的原因,對於自然得孩子感無望。我不知道有一個確切的診斷會比甚麼都不知道更好還是更差到底是帶來終結還是在傷口上大灑鹽巴?但我知道這些痛苦經歷反映了婚姻和同性關係的差別。

不育是一種損失

不育沒有使我們的婚姻無效,反而我們體會到不育是一種失效,就是不能順利達成婚姻其中的基本面向。對我們來說不育是一種損失。對從沒人期望能夠成孕的同性伴侶來說,不育卻不是損失。我們原則上能夠有孩子,可惜沒有,結果令我們沮喪。

柏拉圖認為「愛欲渴求繁衍」,愛令人渴望與心愛的人生孩子。即使柏拉圖的《饗宴》認為思想上的後裔更為優先,但在他的系統中真實的後代繁衍也有地位,後來因為基督教,這思維更植根於西方傳統裡。希臘社會縱然包容(有時甚至熱衷)某些同性關係,卻沒把同性關係與婚姻混為一談。

不論是情上或理智上,男男之間的愛在生物層面沒法與男女關係般,經歷繁衍的豐富。大自然的秩序明顯地、直接地否定了同性性關係有自然生育的機會。

從本、目的或經驗來說,同性伴侶和不育夫婦有清晰差別。男女夫婦關係裡,無後並非必然,反而是基於疾病、年老,為完滿的婚姻帶來缺損感。自願不生育是刻意迴避這種完滿,過去社會對此行為嗤之以鼻。對於同性伴侶,不育其實不是一回事,因為同性關係是否完滿,根本不在乎受孕與否。不論醫學在對抗年老、疾病、受傷方面有多昌明,同性關係都不會生育。

婚姻與孩子的連繫

婚姻重新定義,加入同性結合,則等於否定婚姻與孩子的關係。唯認可不育夫婦的婚姻卻不會如此。當孩子不再是婚姻之愛的重要體現,取而代之,養育孩子成為一種可有可無的選擇,比那些自願不生育的男女夫妻更無必要

太太和我面對這個莫名不幸,意料之外的事實,深感缺失。我們永不可知,我們獨特的基因組合而成的後代會是怎樣。我們的模樣、特點和性情也不能傳遞給我們的孩子。我知道無論怎樣愛我們那同生共死的狗狗,牠也不會對你說「我愛你」。而我童年儲起的樂高玩具,也只會繼續待在盒中。

可是,不育沒有令夫妻關係轉化,成為一種「無後也毫不損失」的關係。正如已有人提到,政府若嘗試取消不育夫婦的婚姻,是荒謬和過度干預。更荒謬的是,太太和我都深知,測試生育能力的方法有多不準確。然而,你幾乎可以肯定同性關係不能生育。

領養當然可行,但經常有大量額外的開支,在孩子的擔子上又有更多困難。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經濟能力承擔領養程序而帶來的數以萬計成本。再者,領養雖是充滿愛和崇高的舉動,但也意味世界中有孩子飽受過創傷,不論是雙親死亡、失去能力、不適合照顧孩子等等。我希望在理想的領養制度下,有一天領養制彌補不育和孤兒的慘況,但對我倆來說現在還未能做到領養。

若我們真的領養,我們能為孩子提供母親和父親,至少較接近孤兒原本失卻了的家庭模樣。所以,即使在於領養,不育夫婦和同性關係都呈現了基本差別。同性領養必然再次剝削那孩子有母親父親的權利。

除了假設了「同性關係可與不育夫婦對等」外,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亦提出其他理據,這文章可沒打算解決所有這些爭議。可是,將同性關係和不育夫婦的婚姻作因果對等的比較,不只是過份簡化和反智,更加無情地漠視不育夫婦的第一身經驗,為他們帶來傷害。

同性關係和不育夫婦都不能自然地懷孕。對同性伴侶來說,不育是預料之內,甚至再自然不過;對婚姻關係來說卻是一種傷害、意料之外的損失。

來源:https://www.lifesitenews.com/opinion/dont-use-my-pain-as-a-weapon-infertility-and-same-sex-marriage
翻譯:緋木



關鍵字 Keywords: 同性戀 Homosexuality , LGBT LGBT , 女同性戀 Lesbian , 男同性戀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婚姻 Marri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