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二代Katy Faust 的故事及她對同性婚姻的看法

我置身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一方是支持自然家庭,就是爸媽婚後共同養兒育女

同時,投入地去愛同志的親友。很多人說:「你不可能兩面都做到。」我說:「有可能,更必須如此。」

我的童年算是平淡,爸媽暗地裡發生很多事,我都沒留意。我與他們關係很好,我也很愛他們。我十歲那年,他們決定離婚,我百感交集,發覺生命中最愛的兩人不再相愛。然後,我的生活經歷了很多轉變。媽媽離開了這個家,父母尋找他們各自的伴侶,我媽媽愛上一個女人,她們30年來都在一起,對我的支持始終如一。

我和媽媽一起生活,跟她和她的伴侶同住,她們都很棒!得到我的歡心,在我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人,若兒童需要兩個相愛的成人,那我有了媽和她伴侶就應該足夠。她們相愛、穩定、委身、不吵架,但對兒童成長來說,還是不夠,兒童也需要爸爸,我需要爸爸,如沒有爸爸的愛、接觸、鼓勵、從小到大的陪伴,

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有些時刻我只想與他一起,有些話,媽媽和她伴侶都會說,

但由爸爸說出來,帶來的影響是截然不同。因為這是每個人的本質,兒童就是要被父、母兩個人,寵愛、珍惜和了解,那是孩子所需的心靈糧食。

我可說是在非傳統的家庭長大,我愛父母和他們各自的伴侶,可以欣然接受,起初我還支持同性婚姻,我以為這是愛和捍衛他們的方式,我長大後才明白,即使我反對這政策也能愛他們。

從我個人經驗來說,如婚姻只在乎成人的愛情,沒理由反對同性伴侶結婚,我深知她們有能力去愛和委身,因我的媽媽正是這種人。但政府是不能只簡單地,

考慮到成人的愛情,政府要考慮兒童,修改婚姻定義,就是重新定義親子關係,

這樣是不公義。若現要政府認可某種家庭結構, 有孩子的家庭應該讓爸媽並存。

若政府要鼓勵任何成人關係,那關係不應讓孩子失去父母。如今我是個媽媽,看著我丈夫和兒女,有些事物是爸爸才可給他們,而我卻不能。同樣地兒女從我身上所支取的,爸爸卻沒有,孩子與我們的連繫和愛都不同,既美好又精彩,若說孩子可以沒有父或沒有母,是非常不公義。

很多人問我:你媽媽對你的立場有何想法? 我說:媽媽也同意我,她知道兩個男人同樣不能取代她。在孩子的一生中,爸爸和媽媽兩者都不可缺少,他們的角色不能互換,法律不應確立這點。

我要發聲,因世界只說:只有支持同性婚姻才算愛同志,反對同性婚姻就是仇恨同志。聽得多就會習以為常,更多人害怕被罵而沉默。停一停、想一想,改變婚姻定義其實牽連甚廣,考慮到兒童的權利、福祉。你就能大膽地支持男女婚姻,然後繼續愛同志的親朋好友,與他們建立親密關係,這就是人類的真我。

短片參:https://youtu.be/Oy4tnK0GnXk